当前位置 主页 > 园林绿化 >

黄色小卡片,为何屡禁不止?

  

劣质的印刷,各类美女的照片,强烈暗示性的话语,以及预约电话号码或微信号……
 
  这样的招嫖手段频频出现在酒店客房门口及走廊,在经济连锁酒店和中低端酒店中极为常见,于是酒店就成为这类色情交易的案发场所。
 
  小卡片给顾客带来困扰,败坏酒店的声誉,然而,就在6月初,上海全季酒店员工制止外来人员发放卡片,反遭到对方暴力殴打。事发仅三天后,杭州全季酒店保安报警阻止散发小卡片的行为,竟被带到监控盲区蓄意殴打。
 
  多年来,许多流血事件依然没有遏制住黄色小卡片的流通,在这些隐秘的角落,已形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利益链条。
 
  卡片背后的利益链条
 
  搜狐新闻曾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超九成被调查者表示住酒店时看到过色情小卡片。
 
  黄色小卡片是招嫖手段,神出鬼没的“卡片党”也是一份职业。在卡片与卡片党背后,还藏着一条完整、巨大的利益链条。   
 
  “小卡片”诞生的第一站是哪儿?印刷店。
 
  由于印制招嫖卡片的技术要求不高,大量印制的难度并不大。很多商家表示,只要不存在明显的涉黄和招嫖的字眼,就可以承揽。
 
  据悉,这些“招嫖卡片”的印刷质量和用料要求远比普票名片的要求低得多,因而成本也会更低,成本降低意味着获利更大。
 
  色情小卡片印刷数量十分庞大,基本都是十几万以上。这也许是“招嫖卡片”能吸引印厂违法印制的原因。
 
  印刷完毕后,就进入“流通”阶段,“卡片党”上线。与普遍认知不同的是,分发卡片的人大多只是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人员,而并非核心或主要成员
 
  在之前警方侦办的此类案件中,散发广告的人员往往是属于卖淫团伙“外包”出去的项目。被民警查获的散发此类广告的人员,在接受警方讯问时都表示,自己只是在网上看到招聘发传单的兼职信息,便与招聘方联系应聘。
 
  不少在酒店散发此类广告的人员,也都是到场后才发现自己要散发的广告究竟是什么内容。
 
  卡片发到各个酒店后,就等“生意”上门了。
 
  卡片上印的只是一个临时号码,接听电话的这个招嫖者本身并不会真正从事卖淫嫖娼活动。他们作为“中间商”,连接客户与卖淫人员。
 
  团伙会将发布招嫖信息者所在的地点与卖嫖实施群体分开,为民警的打击工作造成障碍。
 
  而且将招嫖者与实施者分开,即便查获一起卖淫嫖娼案件,深藏在背后的卖淫团伙如果发现异常,便会立即关闭手机销声匿迹。
 
  卡片印制、散发、联系招嫖构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常被忽视的酒店色情小卡片背后,是无数个卖淫嫖娼团伙,是随时可能对酒店行业从业者以及顾客造成严重威胁的忧患困扰。
 
  卖淫嫖娼团伙之间甚至为此互相争抢地盘,由此又引发出一系列的治安甚至刑事案件。
 
  黄色小卡片的纸张材质和印刷质量可谓相当粗糙,低成本意味着更大的获利空间。
 
  虽然印刷招嫖、色情信息是违法的,但由于数量庞大,动辄十几万起,而且技术要求不高,许多印刷商家表示只要不存在明显的涉黄字眼,就可以接活儿。.
 
  卡片党到处流窜,散发小招嫖信息。但实际上,这群人处于利益链的最低端,抛头露面容易被抓获,既不是核心成员,甚至只是“编外兼职”。
 
  绝大部分卡片党被抓后都表示,自己只是在网上找的发传单的兼职,开始工作才发现自己要派发的广告居然是黄色小卡片。
 
  这部分“业务”通常是犯罪团伙“外包”出去的项目,抓到了这部分人,对暗处的买淫团伙毫发无伤。
 
  接电话的招嫖者只是一个中间人,并不会直接从事卖淫嫖娼活动,他们接到电话后会负责安排“美女”上门服务。
 
  这样一来,发布招嫖信息的团伙和实际从事犯罪的团伙分开,即使警方查获往往也只能抓获一方,打草惊蛇后他们便会销声匿迹,以便日后卷土重来。
 
  这看似简单的黄色小卡片背后,是无数个卖淫嫖娼团伙,随时会对酒店行业和入住顾客造成严重的隐患。
 
  来自锦江、如家、格林豪泰等诸多连锁酒店的消息显示,“小卡片”是酒店经营的痛点。
 
  它给酒店入住者带来困扰和不安全感,也会使消费者产生误解,影响酒店的品牌声誉。“小卡片”屡禁不止,是多方面因素合力造成的结果。
 
  为快速回本,很多酒店尤其是经济型酒店对“卡片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滋生了其肆意蔓延的土壤。
 
  近年来,经济型酒店的收益不太好。由于前几年扩张过速,从2011年开始,其业绩开始出现下滑,入住率和客房价格都在走低。趋于饱和的市场、不断上升的各类成本也让竞争加大,利润不断降低。
 
  而非法色情交易的发生可以增加酒店的入住率甚至客房价格。
 
  由此还会产生“钟点房”效应。与“翻台率”类似,“钟点房”能够增加入住率。
 
  一家酒店如果住满,那就是100%入住率,如果所有客房都因为“钟点房”而在半天内换了一批客人,就相当于200%的入住率。
 
  许多经济型酒店在不景气的市场形势下,设置了更多“钟点房”,也默许了“卡片党”。
 
  这种行为短期看带来了利益,实则使酒店信誉一落千丈、让住客们望而却步,从而影响到酒店销售业绩,形成恶性循环。
 
  “卡片党”的存在也与部分酒店从业人员有关。作为“同伙”,酒店从业人员甚至会私下透露客人的信息,使色情服务人员能“精准营销”。
 
  曾经发生过保安与色情从业者“串通”分成的事,这在东莞地区的酒店曾非常盛行。
 
  尽管如此,多数酒店还是对“小卡片”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其进入酒店。
 
  华住、首旅如家等酒店相关负责人表示,旗下酒店大多都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消防通道反向门禁,在门缝底下安装密封条,增加楼层监控设施,甚至与保安公司合作等。
 
  可是这些阻止行为常常受挫。一方面,因“小卡片”引发的伤人案件频发,仅本月已有两次。
 
  2016年8月,华住对旗下2800家酒店的调研发现,其中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的事件。
 
  另一方面,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从字面含义上无非都是按摩和保健等字眼。
 
  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
 
  同时,公安机关也无法将这一行为直接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或非法闯入他人住宅。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即使按照扰乱公共秩序来进行惩处,最多处以五日的行政拘留。
 
  此外,业内人士坦言,抵制小卡片的成本很高,五星级酒店的硬件设施、保安规模、楼层管理都是快捷酒店难以企及的。
  即使在软硬兼施的防范下,“卡片党”依旧能够通过冒充客人、尾随潜入、雇用未成年人等方式来应对,华住酒店内的保安、员工更是为了阻止小卡片付出过血的代价。
 
  散发小广告的人员一般动作十分迅速,一层楼的十几个房间他们很快就能发完,等到工作人员发现时,他们大多已经离开了。
  面对痛点,很多酒店管理者呼吁,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他们认为,如果这两项主张得到伸张,那么就意味着公安部门能够有明确的法律条例指导,有针对性的对发放黄色小卡片的不法人员进行打击处罚,真正能够与酒店协力扼杀类似的现象。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杨乃超律师建议,酒店小卡片问题真正的症结在于公安执法,不仅限于拘留发放者,更应该追究后面的利益集团。
  “酒店管理者应该呼吁加大执法力度,打击小卡片背后的利益链条;另一方面,目前修改刑法困难,不妨呼吁地方修改相关政策细则,尤其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这些大城市,共同维护城市治安。” 
 
  对于屡禁不绝的“卡片党”,曾经因酒店员工阻止发黄色小卡片反被捅伤而向社会发声的桔子水晶酒店CEO吴海更是直指问题本质。
 
  他称,“发黄色小卡片只是表象,实际反映出的是色情行业从明娼到暗娼的销售渠道,只要这个渠道在,大规模的组织卖淫嫖娼就一定在。”